发布于 2014-06-17 21:59:28 | 84 次阅读 | 评论: 0 | 来源: 网友投递

这里有新鲜出炉的精品教程,程序狗速度看过来!

程序员 软件开发人员

程序员(英文Programmer)是从事程序开发、维护的专业人员。一般将程序员分为程序设计人员和程序编码人员,但两者的界限并不非常清楚,特别是在中国。软件从业人员分为初级程序员、中级程序员、高级程序员、系统分析员,系统架构师,测试工程师六大类


打造初创企业就像爬山并且被告知你只能获得必须的装备——吊带、头盔和瓶装氧气——你凭此向山顶进发。长时间远离家人,对投资者及用户承担责任,以及担心失败,这些因素会带来非常大的压力,并且有时候还合并成为某些更严重的东西。

我不是初创企业创始人,不过作为TechCrunch专栏作家,我必须了解很多东西,并且还应熟知部分内容,我曾看到创业者的身份甚至可能使最乐观的人士也出现患抑郁症的风险。

这正是为什么本周末我很高兴阅读了一篇来自Y Combinator总裁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的文章,内容是关于创始人和抑郁症。各种心理问题都受到指责,不过对于在科技界工作的人士来说,情况似乎更为糟糕。

阿尔特曼如是写道:

“创始人面临不展现软弱和在内部、外部事件中担当‘啦啦队长’的巨大压力。世界可能在你身边塌下来——如果你打理一家公司,大部分时间里情况的确如此——你必须保持坚强、自信和乐观。失败是可怕的,并且看起来也非常愚蠢。”

我希望阿尔特曼在初创企业行业的高姿态以及他的博客文章可以帮助消除部分围绕抑郁症的污名,鼓励人们去寻求帮助,开始一段有关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的对话。

当然,成为创业者并不必然是一件令人压抑的事情,决定创办一家公司也并不必然会使你面对耗尽资金的风险。不过抑郁症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当罹患者同时还要承受沉默的重负的时候。

没有人应该感觉自己被孤立。曾撰文或谈论抑郁症的科技行业人士中,包括Foundry Group 和 Techstars的联合创始人布拉德·费尔德(Brad Feld),阿隆·斯沃茨(Aaron Swartz)和约迪·舍尔曼(Jody Sherman)去世后他在Inc杂志撰文讲述自己的经历。在发表这篇文章后,他撰写一篇跟进的博客文章,谈论受压的创始人的配偶可以如何帮助他们应对困 难。

其他名人也曾描述自己的体验或者其他有同样经历的人士,例如谷歌眼镜市场营销经理阿曼达·罗森博格(Amanda Rosenberg);Inc杂志刊登了Rescue One Financial首席执行官布拉德利·史密斯(Bradley Smith)的一篇采访稿《创业的心理价格》(The Psychological Price of Entrepreneurship);Cheezburger Networks创始人本·胡斯(Ben Huh)曾发表一篇名为《当死亡成为一个好选择》(When Death Feels Like A Good Option)的博客文章;Upverter的扎克·荷姆斯(Zak Homuth)、CustomMade联合创始人塞思·罗森(Seth Rosen)以及500 Startups投资合伙人西恩·佩斯维尔(Sean Percival)。

我知道腐蚀性沉默(corrosive silence)的威力有多大,因为我小时候曾被诊断患有重度抑郁症并且现在还反复发作。

我对于自己的经历持开放态度,不过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担心如果那些感到抑郁的人不将感受说出来,情况会变得更加糟糕。这是一个非常私密的问 题,是否将其与其他人分享则是一个非常个人的决定。不过,得益于这些年来的经历,我了解到打造一个人际网络从而相互谈论有关抑郁症的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曾经有段时间,我拒绝谈论自己的抑郁症的情况,因为我对此感到非常难堪。在大学的时候,在一年未出现相关症状后,我甚至深信我已经“康复”了。当我 开始感受到病情复发的首批迹象,包括自杀的想法、严重失眠以及胃口不佳,我感到恐慌但仍然不想寻求帮助。我和朋友开玩笑;我全身心投入到学校生活中。我参 加各种派对。

不过我不能通过意志力让这些问题远离我。

长话短说,最后在一个学期里我两度进入精神病房,差不多被迫要向学校申请休长假。病情的恶化意味着我最终不得不向同学和教授们讲述自己的抑郁症病情。

我担心他们会排斥我。我并不希望被视为“精神错乱的女孩”、疯狂或者情绪不稳定。相反,我获得了支持和温暖,我的生命因而得救。

当然,并非所有人都较为友善。一位朋友告诉我,“如果你有抑郁症,不要告诉我,因为我并不关心你是不是准备自杀”。这句话很伤人,但事后看来,我很 高兴能有机会将将其逐出我的生活范围。总会有些人尝试去把你的经历说得无足轻重,或者简单跟你说要振作起来,好像你喜欢这种抑郁的感觉似的。

不论何时,如果我遇到这样的人,我会回赠一本杰拉德·曼利·霍普金斯(Gerald Manley Hopkins)的诗集《没有最糟》(No worst, there is none),他在里面良好地描述了抑郁症的噩梦和痛苦:

哦,心灵,心灵,内有高山,险峰似崩

吓人,直耸,无人曾登。不必在意它们

想必从未有人踏足

在我努力恢复身体,申请延交论文的时候,我因自己的软弱向其中一位我非常尊敬教授道歉。他告诉我:“你是脆弱的,但你并不软弱。”(You are vulnerable, but you are not weak)

我经常跟自己重复这句话。如果寻求他人帮助会让你显得脆弱,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是软弱的。这并不意味着你有缺陷。在出现抑郁病情的时候寻求帮助,是你能做的最勇敢的事情之一。

如果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也同样受到抑郁症的折磨,或者开始感到相关的症状,请将这篇文章视为来自一位曾经遭遇类似情况并且曾认为生命已无可恋的人士 的请求。与你的家人、朋友以及任何信赖的人交流。寻找帮助。最有可能的情况是,你会找到其他一直有类似经历或者接近这种情况的人士。

如果有人向你透露他们的抑郁症病情,请拿出你的同情心——这意味着他们信任你,有可能非常敬重你。

如果有一样东西非常需要科技界去颠覆,那就是围绕抑郁症以及其他心理问题的污点。在一家初创企业工作可能让人感觉像在爬山,不过这并不是一段需要独立承担的艰苦跋涉。(翻译:何文伟)



相关阅读 :
程序员工作效率悖论
程序员必须知道的10种基础算法
程序员装机必备的十款软件
程序员如何做出“不难看”的设计
大家在抢红包,程序员在研究红包算法
程序员必知的前端演进史
程序员必知之前端演进史
【译文】2015年,程序员和Unix大神们的桌面长啥样?
大多数程序员从没有见过一个成功的项目
毁灭程序员的15个障碍
关于 App 程序员泡沫
自由程序员的 3 个开发技巧
最新网友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发布评论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07-2017 PHPERZ.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备14009818号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